政府当然会对停火说是

2016-11-16 09:05

法国《费加罗报》称,联合国试图以宰牲节停火为契机,在叙利亚问题上重拾主导权,但历史证明,冲突双方都想借停火之机扩大占领区,这必将导致停火破裂,更何况一些极端的圣战者压根不想停火。事实上,叙利亚交战双方不愿停火的最根本原因,是无法从停火中得到任何好处。美联社分析,此前叙利亚停火失败,是因为反对派和巴沙尔都认为即便战斗处于僵局,各自也能有所收获。双方对卜拉希米提出的政治谈判不抱信心,而卜拉希米本人一方面表示希望停火能够持续,但同时指出停火是一次赌博,一旦失败会让叙利亚的局势进一步恶化。安南的继任者一直在大谈自己使命的艰巨性,他在试图降低外界对成功斡旋的期许。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叙利亚军方10月25日宣布接受联合国-阿盟特别代表卜拉希米关于宰牲节期间停火的提议,我们将在26日开始停止军事行动,一直持续到29日。叙军方同时强调,如果停火期间遭到反对派打击,将保留还击权利。叙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当天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也表示,叙利亚自由军同意停火。俄罗斯《观点报》把停火协议称作解决叙利亚危机的重大突破,4天的停火时间给叙利亚带来通往和平的希望。不过,占据国际舆论主流的是不抱幻想的观望。《纽约时报》说,卜拉希米的停火计划充满diy(自己动手)色彩:没有任何组织、观察员监督停火,停火协议未明确从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以及协议缺少强制约束力等硬伤,都让停火难以真正得到实施。

中东在线新闻网站则认为停火前景渺茫:叙利亚政府在为生存而战,反对派诉求是让巴沙尔下台,双方很难在宰牲节期间停止行动。如果可以停,早就停了,两个月前的斋月也是神圣和吉祥的月份,但双方依然大打出手,根本没有停歇的意思。法新社报道称,卜拉希米在报告中将宰牲节停火称为通往政治对话和改善人道主义状况的一小步,但19个月的冲突和3.5万人的死亡已让冲突双方互不信任,就连卜拉希米本人也不敢确认,停火协议是否真的能被遵守。在上一任联合国-阿盟特使安南的斡旋下,叙利亚交战双方曾在4月达成停火协议,但协议仅在生效几小时后就被打破。

《环球时报》记者25日通过电话采访了叙利亚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委员阿特肯,他说交战双方都提出了一些条件,比如叙利亚自由军要求政府军撤走围困霍姆斯的部队,释放关押在监狱里的反对派人士,而政府军则要求自由军缴械,缴械是绝对不可能的。至于自由军在停火首日究竟将有何举动,阿特肯说,前线指挥官们将在26日中午开个会,视叙利亚政府军对停火计划的具体执行情况,再决定采取什么行动,自由军已经答应停火,现在就看巴沙尔的态度了。阿特肯的表态仍颇为强硬:如果他们要打,我们也不会服软。

叙利亚驻华大使穆斯塔法25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政府当然会对停火说是,因为这是叙政府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一直提倡的:停火进行对话。我们不会对停火预设任何条件,但唯一的是,武装分子必须停火,否则叙军队有保护人民的义务和责任。穆斯塔法对反对派履行停火的能力表示质疑:这些武装分子分为400多个派别,内部时有摩擦甚至交火,他们根本拧不成一股劲儿去执行某项决议。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黄培昭 记者 刘畅甄翔 柳玉鹏 陶短房)

约旦《宪章报》说,叙利亚危机已经求解无门,因为解开这一难题的钥匙不掌握在叙利亚人自己手里,而是握在明里暗里不断角力的大国手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5日在与瑞士外长会谈时表示,十分希望宰牲节停火协议得到遵守,叙利亚局势发展令人担忧,尽快停止暴力并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启动对话,是以最小损失摆脱当前局势的最大希望。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25日却对停火表示怀疑,并指责巴沙尔政府曾多次食言。

宰牲节是穆斯林最大的传统节日,其规模、气氛和受重视的程度大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今年的宰牲节从本月26日开始,卜拉希米希望以此重大节日为切入点,让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哪怕仅仅实现短短几天的停火,为双方坐下来谈判营造条件。埃及《事件报》分析说,《古兰经》规定应该在吉祥的斋月、宰牲节等重大节日避免战火,否则就是对真主的不敬和对宗教的亵渎。因此,迫于国际压力和宗教信仰等方面的综合考量,无论是叙利亚反对派还是政府军,都应该会在宰牲节期间收敛行动,尽可能保持哪怕是短暂的停火态势。联合国难民署25日表示,如果停火实现,将向叙利亚派出紧急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