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国带着刘帅自驾起亚越野车押货上路

2016-10-30 09:08

本已睡意蒙蒙的李玉国瞬间被惊醒了。我起初都以为他是开玩笑!李玉国说,一次性订购万朵玫瑰,在他从业鲜花经营18年来还是头一次。不过,男青年镇定的眼神让李玉国明白,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意,不是玩笑。但要在24小时内筹集万朵白玫瑰,也并非易事。

神秘买家走后,我们可没闲着,赶紧联系云南的花源供货商!李玉国说, 平日里,日均进货玫瑰300枝即可,只有情人节前夕,日均玫瑰进货量才近万枝,但必须提前两天下单。李玉国说,如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供货压力(尤其 全部要求白玫瑰),他只得拨通了多个供货商的电话,分派采购任务最终,3日凌晨6点,他才接到安心电话:货已备齐,下午3时前抵渝。要是晚2个小时通 知收购,就没戏了!

3日下午4时,万朵白玫瑰空运抵渝,在运至鲁祖庙花市情艺鲜花店门口装车,场面恢宏。一时间,给爱情天梯送花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众同行有羡慕,更多的是感叹

背着玫瑰,刘帅他们终于到了天梯脚下。由于花太多,一趟只能背大概两捆,四人轮换着背,来回背了3次才把花全部运到天梯下。

原来是为爱情天梯女主人公下葬铺就玫瑰天梯。通过媒体报道,李玉国早已知晓爱情天梯的故事。如今他也明白对方选择全部白玫瑰的良苦用心白玫瑰象征纯洁、永恒和令人敬仰的爱情,这不是红玫瑰的激情所能代表的。

李玉国说,神秘男子还提醒他们:当地坡陡路烂,长安车和轿车上不去,一定要开越野车或皮卡车;另外,山路漆黑,自备电筒。显然,对方很熟悉当地状况。我们怀疑要么是当地人,但没听出江津口音;要么是去过当地并持续关注爱情天梯故事的热心人。李玉国推测。

李玉国赶紧看了看表,盘算一阵后,同意接单。根据市场价,一朵白玫瑰通常为3元,因为是大批量购买,自然有优惠。经过简短讨价还价,李玉国给了个8折优惠价,双方在2万元左右成交(因涉及商业秘密,未透露具体金额)。

于是,李试着曲线救国:可不可以由红玫瑰、白玫瑰和黄玫瑰等,共同组成万朵玫瑰?

整个交易只有10分钟。离开前,神秘男子只留下了一句嘱咐:把花摆好点,我会在那里,看得到的。随后,男子取走了一张花店的名片,但未留下自己的任何联系方式,便消失在夜里。

随后,李玉国又托朋友联系了一辆底盘较高的全顺客车(渝as5675),提前到达花店准备接货和送货至中山镇。

经过多方辗转核实,重庆晚报记者昨中午终于查找到鲜花的发货地位于渝中区鲁祖庙花市的情艺鲜花店。

3日晚7时,李玉国带着刘帅自驾起亚越野车押货上路。原因一,这批鲜花太贵重,神秘买家又如此信任我们提前交付全款,我理当重视;原因二,爱情天梯的故事世间罕有,若我能亲手给爱情天梯铺上鲜花,再走上一趟,太有意义了。

你要多少?什么时候要?李玉国问。一万朵,4日凌晨。男子回答简明扼要。

接下来的交易方式,更让李玉国震惊:按理说,对方支付一半作为定金即可,剩下一半作尾款,货到付清。男青年掏出钱夹,现场支付全款现金,只强调了3 点 交货地点:江津区中山古镇爱情天梯入口处;交货时间:4日凌晨徐朝清老人出殡前;交货方式:在爱情天梯入口步道处铺上所有白玫瑰!

虽然我们没来过,但好在通往天梯只有一条路,加之天亮后老人就要下葬,沿途不时有村民进出,指引我们前行。刘帅说,途经徐朝清老人灵堂院坝时,有位披麻戴孝的男子曾问他们要去哪里?注意天梯路滑。

事后李玉国才知道,因为清晨降雨,全顺车进山后返回途中,曾两度沦陷在泥潭中,一次被本报越野采访车系上缆绳、拖出泥潭;一次由村民叫来挖掘机,锤平坑凼后才脱困。

不行,必须全部白玫瑰。男青年话不多,但语气坚定,没有让步余地。

刘帅说,他们抵达山脚时,已过4日零时。戴上专门购买的头顶灯,背上一篓篓玫瑰,他和3名花艺工摸黑进山,前往指定的交货地点爱情天梯入口处。

神秘买家是2日深夜11点过进店的。李玉国说,守店的是他和23岁的助理刘帅。买家是名男青年,身高超过1.75米,略显清瘦,年龄在25-30岁之间,身着暗红色休闲外套,总体感觉比较斯文。进店后,男青年问的第一句话便是:有没有足够多的白玫瑰?

这是我卖花18年来遇到的最神秘买家,也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神奇买卖。花店老板李玉国用两个最,表达了他当时的惊讶和至今的不可思议。

凌晨1点半,他们开始铺花。刘帅想,如果从下往上铺,他们下山时,肯定会踩到花,把花弄脏。刘帅决定从上往下铺。背着花爬天梯,大概在100米左右的地方,他们开始一朵朵地把花铺在梯坎上。

铺花时,刘帅专门设计,在第一层阶梯的地方用剩下的花摆成一个象征爱的桃心。同行的工人都说很好看,很温暖。从背花到摆花,刘帅他们一共花了3个多小时。

由于自驾越野车只是两轮驱动,加之山里又下了雨,崎岖山路泥泞不堪,李玉国行至半路时,被迫放弃。李玉国让李帅带着3名花艺工人改乘装满白玫瑰的全顺车,继续前行。